欢迎访问卫辉市教育局!

着力变革去解放

  • 编辑 : admin
  • 浏览次数 :
  • 日期 : 2017/5/2 18:26:50

着力变革去解放

北京市中关村第三小学校长 刘可钦

人们常说,“将你相信的事情变成现实”就是领导力。但是,将理想变成现实的不是校长一人之力,而是当一群人拥有了“领导力”之后的共同行动。这就需要在学校培育一种共同管理精神,使之成为学校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在我校新校区,空间的设计是完全打开的,每一名师生在这里都是开放和自主的。而学校的供给侧改革也呼应这样的情景,将教师和学生组织变革融入空间变革,实现了解放教师教育力的目标。

 

   开放单元组织 释放教师教育力

 

   在新校区建设过程中,我校创造性地设计了“班组群”“校中校”等组织单元,超越了以“班级”为单位的单一组织形式,在大学校背景下,融入一个个“小家”的概念。

 

   班组群是师生家庭式的生活学习基地。在班组群的空间中,将3间相连又互通的教室组合在一起,再加上同等大小的公共空间,组成一个“三室一厅”;教室之间可通过活动隔断板折叠或展开,根据学习内容和形式的需要,把2个或3个班级自由组合,为孩子共同学习提供多样的学习空间。

 

   每个班组群有7位不同学科的教师。在这里,既有班级内学习,也有组群间学习;既有教师讲授,也有小组讨论、团队探究,更有跨龄学习;既有基于国家教材的学习,也有基于真实世界的项目学习。对孩子们来说,既有在班级空间中的生活,也有组群内的混龄生活;而教师既是班主任也是导师。这样,教师眼中有了更多的学生,每一名学生也受惠于更多的教师。

 

   4个班组群构成一个“校中校”,即学校中的“学校”,负责3个不同年级师生的学习生活。它为教师之间展开跨学科合作协同形成了一个组织形态。在这个体系中,通过双向选聘,由其主任完成对教师的聘用,同时主任还负责对日常教育教学管理的指挥以及对师生的评价。这样,学校90%以上的事情,几乎都在“校中校”中获得解决。

 

   个体、小组、班级、班组群、校中校等,这些多层多元的学习组织形式,让学生拥有了多样且稳定的发展生态环境和更多的学习通道。同时,为教师创设了“寻找另一种可能”的空间和机会,让教师教育力在开放的单元组织中得到进一步释放。

 

   构建矩阵架构 提升团队领导力

 

   在变革微观组织的同时,学校也在变革中观决策体系,逐渐形成了规划指导评估系统、组织与实施系统的矩阵架构,共同承担学校的建设发展任务。其中一条线是职能部门,即课程部、学生部、教师部、校务部,承担学校的规划和引导、评估等工作,面向学校的每个校区。另一条线是“校中校”或级部。“校中校”在新校区由来自3个不同年级的12个班组成。在其他校区,每个单一年级形成一个“级部”。每个级部有16个教学班,承担学校日常教育教学的组织与实施、教师的选聘、评价以及日常教育教学的指挥。第三条线是由发展部、创客中心、文化传播中心以及校际和专业组织合作中心组成的众创基地,主要承担学校整体构架和师生创意落地工作。这三条线形成相互连接的矩阵式管理格局,彼此通过协商、合作,完成重要工作以及日常运行。

 

   矩阵管理的结构要通过矩阵决策的方式来保障。学校的重大事情和重要项目,其承担部门或者责任人,都要与相关部门以及校外专业支持方进行充分沟通,在共同参与中形成执行方案。它遵循“研究调查、专业沟通、形成方案、落实执行、评价反馈”等5个环节,促进人与人以及部门间的联系,增进团队间的协同,将更多人的智慧融入其中,以确保方案的专业品质,避免管理断层。

 

   在现代学校的运行方式上,严格坚持“三重一大”的决策程序和过程记录。有关我校发展的重大事项,我们也严格执行行政会、校务会和教代会的议事程序,坚持公开、公正、透明,用民主和科学的精神决策学校的重大事项。比如年度财务预算,需要教代会审议通过,方可执行。

 

   我校从组织结构入手,构建矩阵管理的组织架构,通过多环节矩阵决策,提升管理团队的领导力,带动了一批有责任心、有担当、受欢迎的管理团队的成长。

 

   共享开放空间 提升现代学校效能

 

   我校为教师提供大量的多功能空间,作为日常教学之用。在对其管理上,我校采用自助服务、累计信用的办法。比如,使用者首先通过数字平台预约某个空间,将“事件、人、时间、地点、需要资源”上报;使用完后,还有一个重要的选项,就是“评价”,即对上一个使用者进行评价。同时,也接受下一个预约者的评价。信用累计高者,优先使用的可能性就大。

 

   我校用每个楼层的“教师研修中心”,取代了传统意义上的分学科教师办公室。这里不再是每个人一小格的独立办公空间,而是敞开的公用办公或休闲座椅。同时,又划分出隐蔽空间,供教师私人储物或更换服饰。教师在这里学习、交流,就像置身在一个小型社区,更容易建立信任关系,共享彼此的资源。

 

   在每个班组群空间,有独立的卫生间,供师生使用。在这里,由跨年级的学生分组值日。我校的中央图书馆,也为师生自助查询、自助借还书等提供了相应的技术支持。当图书馆藏书空间有限时,我们就通过“图书漂流箱”向各个教室推送,让“静”的图书馆“动”起来。

 

   好的管理不是静等,而是推送;不是单纯提供服务,而是共同管理。所有这些,不在于节省了几个人力,更重要的是培育了师生一种文明素养——“不给他人添麻烦”“做举手之劳的事”。在学校生活,也是学习成为一个有教养的人的过程。

 

   教师教育力决定着教育的效能。我校在校园空间变革中实现教育组织变革,在组织变革中实现教育治理变革,从而在变革中使教师教育力得到更大解放,大大提升了现代学校教育效能。

 

   (作者:刘可钦,系北京市中关村第三小学校长)